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武当三丰武术学校 服务热线:0719-8311936 18062182232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武当武术团 > 正文
朝山进香 延续千年的武当民俗
发布者:wangqin 发布时间:2012-3-29

  农历三月初三,是太岳武当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,即便不是晴天、假日,也有人群蜂拥而至,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,比起普通游人,多了一重身份,叫“香客”。

  武当香客“朝山进香”的民俗,始于宋代,延续千年。明朝宫廷以道教为国教,600年前大兴武当,以为“皇室家庙”,举国膜拜武当道教最高尊神“真武”,香客鼎盛。

  武当地处深山,有“七十二峰朝大顶”,众山拱托真武坐镇的“金顶”天柱峰,是朝拜的终点,如同一条“天路”。而自古以来的香客遍及八方,除了江汉、荆襄,也有来自陕西、河南,更有甚者,从江浙一带溯江而上,道路漫长。

  当年的朝圣之旅,动辄数月之久,对于许多人而言,一生仅此一次,因此庄严而神圣,许多人甚至选择“苦行”,不惜以生命为代价。

  “朝山进香”的历史记载,多数已经无迹可寻,当年的“神道”,也多数弃于荒野,足迹化于泥土,阶梯重返山岩,森林静寂,相伴野兽、植被,很难想象这里也曾锣鼓喧天,人们为信念而奔波,俗朴、简单。

  公元1412年,武当大兴,至今,整整600年。

  本期《长江地理》,行至武当山。

  本报记者 易清采写/摄

  昔日“朝山进香”

  有庄严繁复的仪式

  武当山的这一天从凌晨就开始了。天还没亮,来自各地的香客,就挤满了山门,停车场里,也停满了各种字母打头的大客。许多人直接拖着行李,在售票厅等待大门开启。如果不是随处可见的香和裱,看起来像极了春运的某个时刻。

  远道而来的香客,多数都是有组织的,他们会挂着胸牌,带上袖标,方便彼此辨认,当中领头的人,其实是一种古老的“职业”,叫做“香头”,或者“社头”,由他们组织“香会”,同一地区的善男信女,因为“朝山进香”而集结起来,统一行动。

  过去,交通不便,“香会”朝山,有的需要几个月之久,出门之前,必须筹措会费,选择吉日,置办进香仪仗,并举行庄严而繁复的仪式。在武当山脚下的武当山博物馆,一组泥人复原了当年“香会”进山的场景:“香头”举旗,身穿铠甲的“武将”手执兵器开路,其后有人掌灯、翎羽、万民伞、令旗和炮仗,接下来是乐师,吹拉弹唱笙、箫、铙、钹、手鼓、唢呐等各种乐器,普通香客则手执笏板,神色庄严。

  上路之前,众人须沐浴净身、不食荤腥。一路大张旗鼓,纪律严明,各人见庙烧香,见神跪拜,生怕稍有差池,“灵官爷发怒,将其仗于南天门下。”

  更有甚者,会通过“苦行”的方式,让自己遭受肉体折磨,向真武神表示赤胆忠心,以求得怜悯和庇佑。他们用“锁口剑”或者“锁骨剑”,穿透身体,鲜血淋漓,但只有上得金殿,方能取剑,用真武神面前的香灰止血。

  民国时期,每月“朝山进香”的香客,仍然达到三万人的规模,来自苏杭的船只,顺江而上,在汉江码头上岸,浩浩荡荡。

  据说,解放前的武昌粮道街,就有类似于“香会”的组织,一干人等,黄袍加身,锣鼓开路。而今,全国各地都很难见到当年的场景,偶尔有信士扛着令旗,多数只备香裱,“香头”的功能,变成了租车、买票、维持秩序。

  早上五点,景区大客车开始载香客上山,这一天,景区增加了人力和运力,但是仍然队如长龙,前方马上传来消息,直上金顶的索道处,已经人满为患,而巴掌大小的金顶,迅速开始限制人流,间断放行。检票处的工作人员开始劝说香客坐车到南岩,然后步行三五个小时登临金顶。

  如今的香客,仍以荆襄、河南、陕西一带为多,以及附近十堰、郧县、丹江、房县一带,对于他们而言,最大的煎熬,莫过于乘车转山时的眩晕,以及排队等候时的焦虑。以至于终于到达金顶的时候,也只能够匆匆一拜,匆匆一瞥。甚至有人说笑,人在金顶,跪都跪不下身子来。

  武当山的金顶,有一座“紫金城”,传说与北京紫禁城的设计者,为同一个人。城墙环绕“金顶”天柱峰,藏风聚气。“朝山进香”的终点金殿,就在紫金城的中央。明朝永乐年间,这座重达数十万斤的铜铸鎏金大殿,从北京出发,由水路,运往均州武当山。

  如今的香客,在殿前跪拜过后,还要绕殿一周,万历年间由云南官民贡献的148根青铜护柱,在一人高的位置,已经被摸得铮亮无比,露出了原本精细的花纹。

  70岁的朋老汉,曾冒生命危险烧“龙头香”

  登上金顶的“天路”,如果舍弃索道而选择步行,乌鸦岭是必经之道。从乌鸦岭到金顶,虽然只需拾级而上,但也是三五个小时的路程。

  因为索道拥堵,许多人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,选择从这条路步行上山。不到七点,成群结队的香客已经爬满了山坡,而前面还有更漫长的山路——这确实能够起到很好的分流作用。

  老汉朋金来,此刻正从金顶下山,笨拙上行的人群纷纷投以诧异的目光,他也时不时地停下步子,望着蛇行逶迤的人流发呆。

  “昨天下午就到了,在老乡家里住了一晚, 三点钟就上山了。我一把老骨头,挤不过他们年轻人。”朋老汉说。这位七十岁的老人,看上去身体硬朗,步子稳健,一路背着双手,如履平地。

  朋老汉是陕西商南人,曾经听母亲讲,在陕西汉中、安康、商洛一带,历来都有“朝大顶”的习俗,但是在他自己的记忆里,这一习俗早已中断,一直到二十年前,村里有好事者,突然重新张罗起来。

  朋老汉原姓崩,那一回,武当山的道人告诉他,一座大山压顶,名字的风水不好,来年恐怕不利。崩老汉耿耿于怀,回去便改了姓氏。之后顺风顺水,这让朋老汉对武当神明越发膜拜起来。

  “过去‘拜菩萨’的人,心里诚,每天用手剥100颗稻谷,一年过后,用香袋背上金顶。敲锣打鼓,热闹得很。”20年前,朋老汉第一次爬上金顶,那些繁复的礼仪,全都从简了。

  “第一次来的时候,没有修路,要一直从老营爬上来,一天一夜,才能打转。”朋老汉说的老营,就是今天的武当山镇,他们当年的攀爬路线,就是著名的武当山西神道,从陕西、四川远道而来的香客,从这里上山,路过当年规模宏大的五龙宫,翻山越岭,往金顶朝拜。

  如今的这条路线,几乎被密林覆盖,却成为“驴友”眼中的经典徒步线路,他们在沿途的树枝上系了布条,为后来的“驴友”引路。

  “有庙的地方,就要烧香、跪拜。三根香,一副裱。”朋老汉说。见庙烧香,见神磕头,当年这一路上,每到三月三、九月九的前夕,就人如潮涌,还有茶亭、饭馆和客栈。如果走得快,也要用整整一天的时间,才能回到出发进山的地方。

  让朋老汉自豪的是,那一年,他亲自烧过“龙头香”。

  “龙头香”是南岩绝壁上的雕龙石梁,向绝壁之外悬空2.9米,顶端雕刻盘龙,顶端是香炉,龙头正对金顶。虔诚的香客会冒着生命危险登上龙头进香,如果稍有不慎,则会跌进万丈深渊。过去,因此丧命的香客数不胜数,康熙年间曾为此有禁令一道,但是屡禁不止,虔诚的香客们,需要用“苦行”的方式,向真武神表达至高的诚意。而在南岩的飞升台,另有一道《飞升台禁止舍身碑文》,记载了“舍身飞岩”为父母添寿的习俗,但一直到1922年,还有湖南妇人在此飞身自尽。

  “走两步半,就能摸到龙头。”朋老汉说,但是有了第一次,就不会再有第二次,当年自己脚底一滑,险些坠崖,这让朋老汉觉得,“进龙头香”,确实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  但每年的三月三或者九月九,朋老汉还是会如期赶到武当山,尽管门票对于他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尽管有了公交和缆车代步,但最后一段登顶的路,他还是会亲自走一走。

  三月三

  武当山道教最高尊神真武于这一天降生,明朝定都南京以后,规定每年的三月初三、九月初九(真武飞升日)都要建醮祭祷,而信众也于这天成群结队、声势浩大地上山朝拜。作为明朝的“皇室家庙”,武当山道士或者入宫建醮(指道士设法坛做法事),或者由帝王派人到武当山祈求福佑。皇帝登基、祈嗣延本,也都会设坛建醮。明朝以后,武当山的斋醮活动才由庙堂,转入民间。

  真武神在台湾

  被视为守护神

  也有“资深”的香客,他们不去金顶,而是直上紫霄宫。在如今的武当山风景区,紫霄宫是唯一的道场,道人在这里设坛祭祷,供斋醮神,三月三这一天,有盛大的法会。

  潜江人刘玉香,信道三十年,每年上山三次:正月、三月和九月,虽也是“朝山进香”,但她图个清静,已经多年没上金顶朝拜,与紫霄坤道熟络。作为当地“香头”,她每年组织当地信众前来朝拜,自己则可以免掉景区高昂的门票。

  “第一次来的时候,还没有现在的路,只能爬山,爬得手指甲血直流。”自小长在江汉平原的刘玉香,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山。而紫霄宫又是山中难得的清静之所,即便是游人如织的黄金周,紫霄宫里最多的,也还是“同道中人”。

  刘玉香带来的香客们,一早就向着金顶进发了,留下她孤身一人,在紫霄宫各殿,逐一参拜,焚香烧裱。青龙白虎王灵官,真武三清玉皇大帝,虽然各司其职各有神通,到了刘玉香的口中,一概叫“菩萨”。

  早上八点半,一场法会在钟磬声中启幕,刘玉香闻声,也收拾妥当香包袋,前往紫霄大殿。

  武当山道教的坛仪法式,坛场、供器、供品、仪仗……极其繁复,执事的高功(俗称掌坛师),一般都由学识渊博、内外兼修的法师担任,发愿、赞颂、唱偈、念咒,法师唱念,称为“吟表”,同时身着法衣旋行,形同舞步,另有多人各司其职。法师通过繁复的斋醮科仪,通神济度、祈福禳灾、驱邪治病,抑扬顿挫。道教音乐贯穿始终,钟、磬、铙、钹、鼓、笙、箫、琴、二胡、木鱼,吹打念唱,声声入耳。

  三月初三的纪念法事,叫做“上祖师表”,以纪念真武圣诞之日。道士和信徒,将心愿书于黄纸,焚烧上陈。

  紫霄大殿之外,前来“奏表”的信众也陆续赶来。来自台湾彰化“天后三圣宫”的一行十余人,还拖着行李箱,就来到真武像前虔诚跪拜,领头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信士,用闽南话奏表,末了带领众人齐呼:台湾平安、大陆平安、地球平安。然后起身“回驾”。

  当中的一位信士说,真武神在台湾,被称为“玄天上帝”,俗称“上帝爷”,宫观分布在台湾各地,历史久远,自从1988年以后,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朝圣团体,到武当山“朝山进香”。据民俗专家考证,“玄天上帝”盛行台湾,可能跟明将郑成功有关,他一度将玄天上帝视为台湾的“守护神”。

  紫霄宫作为武当山保存最完善的宫殿古建筑群,也自然吸引了游人眼光,偶有旅行团前来观看,但即便是喧哗和鼓噪,也不会掩盖钟磬之悦耳,仿佛两个世界,平行却永无重叠。

  1.“紫金城”,红墙绿瓦。

  2.武当山金殿,万历年间的青铜护栏,在一人高的位置被摸得铮亮。

  3.三月初三,紫霄宫举行了一场为真武祝寿的盛大法事。

  4.武当山博物馆馆藏的万民伞。

  5.玄岳门,武当山的古老山门。


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 
 
    中国武当武术团是一支以弘扬武当武术为宗旨的专业表演团队,由武当派第十五代传人袁理敏(灵通子)和田理芳(灵虚子)任执行团长,其主要成员由武当派武道组成,并特邀国内知名的武当功夫传人参加。该团精英先后多次出访港、澳、台东南亚及欧美等诸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    武当武术团的思想理念根植于道家哲学深厚的沃土之中,“以武演道,以道显武”是其宗旨。其节目内容来自原始正宗的武当武术。
 
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
武当三丰武术学校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武当功夫 武术学校
电话:0719 --- 8311936 手机:18062182232 地址:中国湖北十堰市武当山经济特区八仙观//中国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茅塔河康家村武当三丰武术学校 报名电话:0719 --- 8311936
备案号:鄂ICP备09003743号 制作维护:十堰装饰网 万网传媒 商配网 十堰网站建设